© 2019 by ORINGO

藍色風格人物 葛大為 

「再被你提起已是連名帶姓」、「你敢不敢,承認我愛上你的壞」你是不是曾經聽過這幾首歌? 也可能聽過這位作詞人的名字,他是幫諸多歌王歌后量身打造歌詞的葛大為,人稱葛大,張惠妹、陳奕迅、徐佳瑩都曾經唱過他寫的詞,即便在華語樂壇已經有了「詞王」封號,他仍然謙虛地表示,其實自己還是以唱片企劃自居的,作詞人這個身分對他來說太大,他一直都還在學習跟探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或許就是這樣的謙遜,讓他持續在創作領域前進,他說,創作不是寫,而是吸收跟學習,保持好奇心很重要,那些他人的談話、網路資訊,都是養分,透過這些積累,在每一次主題來的時候從這些抽屜去找到適合的題材,然後再進一步發揮。

「我其實沒有選擇進入唱片圈這一行,只是年輕時候的熱情延續到現在。」因為大學實習的需求,傳播科系出身的葛大選擇了跟其他同學不同的路,到滾石唱片毛遂自薦,就這樣一腳踏進了唱片圈再也沒有離開,後來因為老闆給的機會,開始寫詞,就寫到了現在,一切都只是出於自己對書寫及音樂的愛好,或許這種始終如一的熱愛,也是一種自然而然的選擇吧。

其實除了唱片企畫與做詞,作家也是葛大的身分之一,最近也才出了新書「我記不得每隻貓的名字」,談起新書的書名,他說因為自己是獅子座就像一隻大貓,「每個過去寫過的作品都是我的一部分,但我可能不記得他的名字甚至不記得怎麼唱,但那都是我,我也想要記得他們,就像一隻隻時而疏離卻又親近的小貓一樣,這個名字定調之後我跟出版社都很喜歡,相對於我之前想的幾個書名都來的更容易親近(雖然也怕會被以為是什麼寵物書)。」

 

相對於那些撕心裂肺的歌詞作品,葛大的新書文字顯得異常冷靜甚至帶點疏離,他說那是一種淨化自己情緒的方法,一旦抽開那些投注極大情感的歌詞作品,他就想用理性的角度去看待那些情感,重新審視然後消化,「所以讀者可能都會覺得有股冷靜的氛圍在裡面,但其實我也都還是把這些情緒藏在字裡行間。」

 

或許這就是我們這次找到葛大合作的原因,理性而沉靜的質感,是可以從與他的對話間感受到的,就像他當天穿得一身深藍一樣,「我很喜歡深色系的任何東西,包括深藍色,他給我一種沉穩的感覺,帶給我平靜。」那個小時候曾經想把房間都漆成深藍的想法至今猶在,穿上深藍色皮鞋的他,給了出乎我們意料的反饋:「我其實很喜歡穿皮鞋,只是因為我的工作很free,所以球鞋相對是方便的,不過我很羨慕身邊那些穿西裝打領帶上班的朋友,正裝皮鞋給我一種整肅又安定的感覺,所以我也想過如果不做創作者,可能會去找一個可以穿西裝皮鞋上班的工作。」

 

說到藍色,葛大說他喜歡看海,這個藍色也讓他想到曾經幫蔡健雅寫的一首歌「很靠近海」,是電影逆光飛翔的主題曲,電影尾聲,主角來到海邊感受海風與海的味道的感覺,讓他直覺的聯想到這首歌。

 

「不要回頭看自己的決定。」聊回主題,葛大說所謂成功或是要變的更好,重要的是不要活在悔恨裡,小時候我們都會做出一些錯的決定,有些人會說要是我當時怎麼樣現在應該就如何了,但與其如此不如就陷在的情況去想,怎麼樣才能更好,才有機會達到所謂成功吧。

 

面對現階段的自己,葛大思考了一下說:「我不敢說自己已經滿意自己現階段的狀態了,時常還是會羨慕他人的成就,但或許就是這個對自我的不滿足,才有機會進步,我認為有時候保持一點自卑感,反而是讓自己變自信的方法。」

 

 

生而所選,關於那些選擇的問題

通常你會怎麼幫助自己做出決定?

觀想,觀想自己每個選項之後會發生的事情,比如我小時候朋友們會約我出去玩,我初期都會糾結,幾次之後會發現只要我呆在家裡就會後悔我自己待在家哩,但出去玩即便沒有很好玩,但至少我出門了,所以後來我做任何決定都會去設想做了這些決定之後會遇到的人,面臨的狀況,如果在做決定是單憑當下的情緒去選擇,反而會因此失去一些機會。

 

你曾經做過最對的決定是什麼?

我曾經在20幾歲的時候因為工作壓力很大,所以我就請了兩個禮拜的假自己一個人當背包客去希臘玩,那時候是沒有google map的時代,我帶著旅遊書跟PDA就去了,現在回想我那時候還真是勇敢,那是我第一次跑這麼遠出去旅行,但也因為這次的決定,讓我開始有越來越多一個人的遠行的機會,對我而言是開啟我自己旅行的契機,也算是給快30歲的自己的一個禮物。

 

 

後記:孤獨是不可能有同理心的,但你無須調適,只需陪伴

因為此次的新書中,有非常多篇幅聊到孤獨,問起葛大關於孤獨該如何調適,他說,孤獨這件事情不需要被調適,因為不可能調適得來的,不去想我們要怎麼陪伴他,孤獨感是一種無法同理的情感,每個人的孤獨感都不同,即便你今天結婚生子,都有可能感覺孤獨,所以要去想說要排解或是所謂調適,與之共存,然後學習怎麼相處就好。

 

最後的最後,特別想請葛大推薦一首歌,他說……

陳奕迅的「床頭燈」,受訪當天(6/25)的十年前我寫出這首歌,那一天對我來說非常特別,一早起來發現新聞報導Michael Jakson逝世,看到新聞的當下內心其實百感交集,但我又再那一天去看了早場的變形金剛2,看完出來之後再加上前面的新聞,覺得一切都非常不真實,於是回到家寫出這首歌,寫的當下其實是用一個年輕人的角度去想像人生未來變化的回顧,所以現在再去聽有過去預見未來的自己的感覺,相當微妙。

  • oringo_icon-01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  • line_icon-01